早晨,子贡在大院门口打扫院子。

有人来到,问子贡:“您是孔子吗?”
子贡答道:“有什么事需要向我们老师请教?”
“我想请教关于时间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知道,可以回答你”
“那你说说一年有几季?”
“四季!弊庸毙Υ。
“不对,一年只有三季!”
“四季!”
“三季!”
“四季。!”子贡理直气壮。
“三季。!”来人毫不示弱。

然后就争论不止,一直争论到中午也没消停。孔子听到声音,从院内出来,子贡上前讲明原委,让孔子评定。孔子先是不答,观察一阵后说:“一年的确只有三季!

来人听此,大笑而去。待来人走后,子贡忙问老师:“这与您所教有别啊,且一年的确有四季!

“这一年到底应是几季?”

孔子答:“四季”子贡不解。

孔子继而说道:“这时和刚才不同,方才那人一身绿衣。他分明是田间的蚱蜢。蚱蜢者,春天生,秋天亡,一生只经历过春、夏、秋三季,哪里见过冬天?

子贡大悟:“师父的意思是在他的思维里,根本就没有‘冬季’这个概念。就算我跟这样的人那就是争上三天三夜也不会有结果的。我若不顺着他说,他不会这么爽快就走吗?”









孔子说:“不,你看他长得那么绿,当然要选择原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