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和一个北京的老同学聊到北京,我说:“北京的踩踏效应太严重了!”她问什么是踩踏效应,我说“比如一个十条赛道的跑道赛跑,比赛百米,如果有十个运动员跑步,那跑第一名的无疑是跑步最快的,当然也有运气成分,但是实力起到决定性作用,但是如果赛道里塞一百名选手,跑第一的大概率不是跑最快的那个,而是运气最好的那个。赛道太拥挤,实力受到牵绊,反而是比较会阴谋诡计使绊子的那个人可能胜出的几率大。我的老同学兴然同意我这个山寨理论。
我的山寨理论起源于我在中国各种拥挤的经历,每次去食堂打饭,如果窗口就十个人,大家可以有耐心地排队,但是万一超过三十个人,大家一般就一哄而上,先来后来没有优势,嗓门儿大的身体壮蛮横成了优势。因为最晚到的人知道要是按排队走,他可能只能喝到汤,打破秩序走捷径成了必选项。
再一个例子是高考,我承认考六百分的童鞋肯定在学习能力上比考400分的人强,但是一些高考大省,考生上百万,一分就可以拉
(展开全部)

给你推个贱,让大家看一看吧,顺便一提,也许不久以后,我也会和这里说再见,当然也有可能继续坚守......路终归是会走到头的,你的仲裁之路是这样,而我在哈哈论坛的存在之路也将会是这样,或许我会就此沉沦,或许我会换一种身份在其他地方继续存在,或许也会有很多人恨我,或许我也能让一部分人不那么讨厌我,无论怎样,祝你们好运,我的朋友,以后的路还长,希望大家都能越来越好。

今天开心,发个帖庆祝下仲裁原单位补偿款下来了。 去年八月申请,九月开庭仲裁,国庆之后出的仲裁结果,我胜诉; 之后十五天内,单位向中院提起撤销申请,然后今年一月下旬开庭我胜诉; 几天后我对仲裁结果申请强制执行。 今天终于被告知执行下来了,可以拿补偿款了,两眼泪汪汪啊。 维权真是…难啊委屈

盘她!

今天一上班就被公司一妹子拉到没人的角落里骂我流氓打了我一巴掌,我瞬间懵比了。一问才知道昨天晚上妹子做梦梦到我把她给侮辱了,可是做梦关我什么事,说是我长得猥琐她才会做那种梦。这到底谁流氓了?